年仅42岁,刚入选“杰青”发了Science,华科大顶尖教授,因工作积劳成疾去世
2021/03/16 17:40 837

图片.gif


3月14日,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发布讣告,我国知名材料学专家、中国共产党党员、国家杰青、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副主任、光电学院副院长、光谷实验室常务副主任、博士生导师周军教授因工作积劳成疾,于2021年3月12日不幸去世,享年42岁。


微信图片_20210316173411.jpg


在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的网站主页上,还保留着报道这位顶尖学者发表Science的消息,现在整个网站都调整成了黑白色调。


9月率领团队发Science

年仅42岁教授因工作积劳成疾去世


根据学校网站介绍:


周军教授,中共党员,1979年8月23日出生于湖南郴州;2001年本科毕业于中山大学物理学院,获理学学士学位;200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07 年博士毕业于中山大学物理学院,获理学博士学位,师从许宁生院士;2007年至 2009年在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师从王中林院士;2009 年以教授(博士生导师)身份受聘入职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2016年至今担任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副主任一职,2021年担任光谷实验室常务副主任。


2020年9月11日,周军教授团队最新研究进展 “Thermosensitive-crystallization boosted liquid thermocells for low-grade heat harvesting” 以 First Release 的形式刊发在了 Science 上。


该研究工作第一署名单位为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博士生余帛阳、段将将副教授为共同第一作者,周军教授为通讯作者。


此外,论文合作者还包括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丛恒将副教授、周军教授团队多名研究生(谢文科、柳容、庄欣妍、王卉、齐备)、华中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徐鸣教授以及中国科学院北京纳米能源与系统研究所王中林院士等人。


微信图片_20210316173449.jpg


研究团队开发出热化学电池模组原型,在50℃温差条件下驱动了多种商业化电子器件,并实现为智能手机充电,证实水系热化学电池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微信图片_20210316173527.jpg

图为周军教授团队


2021年3月12日,周军教授因工作积劳成疾,不幸去世,享年42岁。


学校讣告中写到:


周军教授忠诚于我党的教育事业,德才兼备,为人师表,是我国科研工作者的杰出代表。他挚爱科学研究,在新能源材料领域做出了多项开创性工作,赢得了学术界的普遍赞誉和高度评价,为我国的科技发展和教育事业奉献了全部的青春和热情。


先后入选国家优青、国家“万人计划”拔尖人才、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国家杰青等人才荣誉称号。荣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自然科学)一等奖、“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 周年”纪念章等。担任Frontiers of Optoelectronics 副主编、中国真空学会电子材料与器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等学术职务。


周军教授爱校爱岗,为学校的人才引进、重大科研和仪器平台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周军教授热爱教育事业,躬身力行地参与到学生培养的各个环节,并在生活上给予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为我国相关领域的发展培养了众多高层次人才,包括博士后15名,博士生 36 名,硕士生 29 名,其中 12人获得国内高校高级职称(教授/研究员),2人获电子学会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多名本科生赴国际著名学府深造。周军教授一生以“天道酬勤,厚德载物”为座右铭,锲而不舍地追求科学真理,脚踏实地、潜心钻研、严谨治学、堪为名师。


天妒英才、少华陨落!周军教授的逝世是华中科技大学的重大损失,也是我国材料科学领域的重大损失。我们沉痛哀悼并深切缅怀周军教授!


每每看到这样的消息,我们都觉得十分痛心。优秀的中青年专家教授离世。从侧面体现出了目前科研体制与管理方式的不健全。


由于受到历史原因的影响,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面临着技术性人才队伍的严重断档现象。


于是,一大批中青年提前进入了科研领军的战壕,对于责任心强、追求完美的中青年科研领军人物来说,当然不会希望看到自己领衔的团队遭遇失败。但当遇到一些需要持续好多年的重大工程时,压力可以摧垮哪怕是最坚强的人。


如今看来,改革开放初期大胆使用中青年科研人员,人才断档的历史问题似乎是解决了,但这也带来一个弊端:如今,抓住历史机遇的中青年占据了大部分重要的位置,那后来的中青年该如何发展呢?


和上一代比,他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晋升的速度大大地放缓,甚至比正常还要慢,他们遇到了提升的玻璃天花板。


所以,对科技人员进行调查发现,在从心理自我实现的角度看,超过半数的人对本身工作的满意度一般或不太满意,其中,一般占46.79%,不太满意占9.43%,还有非常不满意占0.38%。这也造成了上位者劳累、后进者忧虑的现象。


不管是劳累还是忧虑,都是中青年科研人员健康的主要凶手之一。


对于我们来说,在没办法改变大环境的情况下,真的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工作再忙,日子再累,要合理的安排好自己,不要让疾病或者伤痛到自己身上,才有机会停下来喘息。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募格学术、武汉广电国家研究中心官网等,文章转载只为学术交流,如涉及侵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艾思说刊公众号版尾.png


相关推荐
重磅!中国科学家成功让公鼠怀孕:顺利诞下10只健康幼崽,为全球首次
重磅!中国科学家成功让公鼠怀孕:顺利诞下10只健康幼崽,为全球首次
2021/06/21
该制药公司首席执行官被指控学术不端,市值1天直接蒸发了17亿人民币
该制药公司首席执行官被指控学术不端,市值1天直接蒸发了17亿人民币
2021/06/21
致敬!57岁的他,刚刚读完博士,今又第三次出征太空!
致敬!57岁的他,刚刚读完博士,今又第三次出征太空!
2021/06/18
艾思学术5月全国高校论文指导公益行,助推中国学术发展!
艾思学术5月全国高校论文指导公益行,助推中国学术发展!
2021/06/16
3000多名大一学生收麦子,却被指作秀?高校回应!
3000多名大一学生收麦子,却被指作秀?高校回应!
2021/06/16
新起航,“艾思学院”更名为“艾思云课堂”
新起航,“艾思学院”更名为“艾思云课堂”
2021/06/10